伊丽莎白•沃伦在2020年的总统竞选中将目标对准了科技公司

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Amazon)等大型科技公司正逐渐成为2020年美国大选的主角。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将目光投向科技股,与2000年代末金融危机后议员们瞄准金融机构的方式大致相同。

随着“占领华尔街”运动愈演愈烈,议员们通过了《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ct)等法案,反科技言论还没有达到席卷美国大部分地区的狂热程度。但一些专家开始看到科技和金融之间的相似之处,尤其是在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之后。上周,她公布了迄今为止最具体的计划,旨在遏制科技公司在美国的权力和影响力

与2008年前的金融一样,科技行业长期以来一直被誉为创新、增长和社会进步的源泉。但如金融2008年之后,我们正在见证一个清算与现代科技巨头的深的危险,从错误的信息在网络平台上亚马逊垄断权力,”k . Sabeel拉赫曼说,布鲁克林法学院副教授和左倾智库Demos的主席。

事实上,这些公司的庞大规模和影响力,已经让一些人给它们贴上了垄断的标签。沃伦在一篇博客文章中指出,去年美国超过三分之二的广告收入流向了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多年来一直主导着全球互联网流量,亚马逊在电子商务领域的主导地位帮助重塑了购物的意义。

洒在少数隐私和数据共享丑闻困扰像Facebook这样的社交媒体公司,本周消息,Facebook已暂时移除少数沃伦广告誓言要分手主要科技公司——和美国国会议员正面临着日益增长的公共支持立法行动旨在控制部门有些人认为过于强大的好。

“新的科技公司……有点像20世纪早期的公司。罗杰·麦克纳米(Roger McNamee)周三在接受彭博电视台(Bloomberg TV)采访时表示。“不管你是否拆分它们,重要的是防止它们以阻碍经济发展的方式运作,而这正是你现在要做的。”

“不管这些科技巨头为哪个政党捐款,现实情况是,他们拥有太多的经济和政治权力,无法继续不受监管。”

沃伦,在新中国成立消费者金融保护局在金融危机的余波,希望她可以帮助领导一个类似的反垄断指控该国最大的科技公司,是金融危机后,在1900年代早期,当反垄断情况下限制标准石油公司的影响,美国烟草公司和北方证券公司。

沃伦认为“今天的大型科技公司拥有太多的权力”,她的计划要求对她认为是反竞争和垄断的合并进行追溯性的拆分,包括亚马逊和Facebook。它还将禁止年收入250亿美元的公司在自己的平台上进行自营交易,这本质上是强迫进行结构性分离,例如,这会阻止亚马逊在自己的平台上销售自己的非专利产品。

该计划还将迫使这些大型科技公司遵守非歧视要求和数据共享限制。

拉赫曼表示:“该计划的前两个要素调用了经典的反垄断工具:撤销并购交易,以及在不同业务部门之间实施结构性分离,以防止自营交易。”第三个要素——非歧视要求——更类似于公共设施类型的规定,类似于要求‘公共运输’规范,例如,旅馆和运输系统不能对用户进行歧视。”

沃伦并不是唯一一位对美国参议员艾米·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的垄断权力表示不满的总统候选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他在2016年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时承诺拆分美国最大的银行和金融机构。

但沃伦的观点同样不乏怀疑者。星巴克前首席执行官、可能的独立总统候选人霍华德·舒尔茨称该计划“与我们的自由企业体系不一致”,并暗示沃伦在兜售“永远不会实施的幻想想法”

在这一点上,沃伦的计划与其说是实质性的立法,不如说是一个空谈点。但她的支持者表示,他们对她为反垄断谈判设定的起点持乐观态度。

“这是一个职位。没有人能保证你能完成这项工作,但你想从一个表明我们想做一些有戏剧性的事情的职位开始,”麦克纳米说。“我认为,你可以在不拆散他们的情况下实现部分目标,但拆散他们的威胁在于,你如何让他们坐到谈判桌前,进行我们需要的对话。”

沃伦可能还会从一个不太可能的来源获得政治支持——共和党议员中也有一部分人对美国最大的科技公司不再抱有幻想。上周,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在听证会上质问了谷歌的高级隐私顾问,并在周一发布的一封信中抨击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对谷歌和Facebook隐私丑闻的回应,称其“软弱无力”。

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长期以来一直抨击科技行业,称其存在保守的审查制度和自由主义偏见。在沃伦的竞选广告从Facebook上删除后,克鲁兹本周不太可能成为她的支持者。“我第一次转发@ewarren,但她是对的,大科技公司有太多的力量压制言论自由。他们不应该审查沃伦或其他任何人。这是对我们民主的严重威胁。”

沃伦遏制科技的努力仍被认为是一场赌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游说活动可能阻碍她的计划启动。但是,如果说过去10年的金融改革完全预示着科技行业的对话将走向何方,那么这个问题很可能不会轻易被掩盖。

拉赫曼表示:“不管这些科技巨头向哪个政党捐款,现实情况是,他们拥有太多的经济和政治权力,无法继续不受监管。”“好的政策的标志是它是否符合公众的需求和我们最深层次的价值观,而不是它是否会引发政治上的反弹。”

翔正国际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德国商务考察业务,积累了丰富的德国标杆企业和科研机构资源,每年都会有不同主题的德国考察研修行程,共邀有志之士同往德国参观考察学习。 更多详情可咨询翔正国际热线电话4001608602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自翔正国际德国商务考察(官网http://www.sageeducation.com.cn)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4001-608-602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